规范公司治理 是保险监管三大支柱之一


来源:金融界 更新时间:2017/03/13 阅读次数:61

公司治理穿透式监管

  股权是公司治理的基础,而规范的公司治理是防范风险的治本之策,亦是保险监管三大支柱之一。“如果保险公司没有良好的公司治理,就容易被大股东的动机所绑架,股东追求利润的欲望无法得到相应的约束,盲目做大规模,必将给公司带来经营风险。到时做大的不一定是保险,而是风险。”一位保险公司负责人表示。

  早在2006年,保监会就按照上市公司的治理标准,与国际上同步启动了保险法人机构的工作治理与监管。

  在以往对保险公司的监管中,保监会主要管控保险公司自身,对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的情况尚难彻底穿透。多年来股权代持现象一直是保险业的一大痼疾,而随着大资管时代的到来,金融产品和渠道的日益多元化,查清保险公司背后真实的资金性质和来源,难度进一步加大。

  从2004年保监会发布《保险公司管理规定》到2016年12月着手修订《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保监会对保险公司股权监管方式方法屡作探索,监管关口前移,从行政审批向强制信息披露监管的方向转变,不断加强对保险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和关联关系的监管。据了解,截至目前,保监会共出台了30余项相关规章制度,初步建立了一整套保险公司治理的监管制度体系。

  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2016年12月接受新华者采访时指出,规范的公司治理是防范风险的治本之策,重点是管好“人”与“钱”,即保险公司股东和资金来源。

  在2016年底公开征求意见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中,“让真正想做保险的人进入保险业”的原则贯穿其中,股东被划分为财务类、战略类、控制类三个类型,分别设立了严格的约束标准,并将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由51%降低至三分之一,以防范不正当利益输送风险。

  在保险公司股权结构和真实股东上,保监会尝试实行对其真实股权结构和最终实际控制人实行穿透式监管。比如,在注重考察股东资本实力、持续出资能力的前提下,更加注重对其行业背景、个人素质、管理团队、既往投资情况等方面的考察评估。以负面清单的方式,明确了不得入股的资金类型,以确保投资人资金来源的真实合法性。

  任春生表示,对保险公司的股东进行穿透式监管,要穿透到其既往的投资经历、经营轨迹、产业结构等信息,对于来自房地产业的股东则要提高相应的标准,审查将更加严格。

  一家保险公司负责人认为,甄选股东时要看清其进入保险公司的诉求是什么,是否对保险业有正确的认知,是否理解保险业的运行规则。在该人士看来,优质股东最好是来自工业、科技或商业企业的佼佼者,而不是房地产大佬或玩资本出身的市场投机者。

  关联交易监管是股权穿透式监管的重要内容。保监会发展改革部主任何肖锋表示,保监会将把关联交易的每个环节都落实到相应的责任人。为此,保监会发展改革部去年底增设了关联交易处,专事监管险企关联交易。

  据了解,保监会将正在修订完善《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办法》,强化对关联交易合规性和公允性的核查,进一步加强产融隔离,探索建立健全保险企业与产业资本的隔离机制。

  针对市场对保险公司的指责主要在于其内部人控制的现象,保监会还从公众公司标准和风险监管的视角出发,进一步加大了保险公司股权信披的透明度。去年7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公司股权信息披露有关事项的通知》和《进一步加强保险公司关联交易信息披露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保险公司披露决策程序、变更注册资本的方案、增资资金来源、股东之间关联关系的说明等信息。

  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除了要求保险公司必须按照上市公司的标准公布年度财务报告,保险公司转股、增资和关联交易,“报批前必须在行业协会和公司网站上进行信息披露”。

  对于正在新筹的保险公司来说,甫进入保险业之时就要受到严格的穿透式监管洗礼。何肖锋表示,在新公司制定公司章程环节,就指导其建立完善的“三会一层”(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和经营管理层)决策授权机制、董事管理层选任机制和内控制度,“提前防范治理僵局、管控失效等重大公司治理风险”。

  据了解,今年以来,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工作成为保险监管的首项重点工作。2月16日,保监会启动了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工作,对131家中资法人机构和51家外资法人机构进行全面评估。梁涛在启动会上表示,这是公司治理监管启动以来首次覆盖全部中外资保险公司的全面评估,是对全行业公司治理状况的一次大体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