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治理不力“吃罚单”,苏州银行可长点心吧!


更新时间:2017/03/08 阅读次数:17

"去年IPO揭短的事儿才刚刚过去三个月,这就又上了银监分局的罚单。处于筹备IOP敏感阶段的苏州银行,该如何面对这块上市之路的“绊脚石”呢?"

  2月28日,江苏淮安银监局分局公布了最新行处罚名单,苏州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金湖农商行赫然在列,淮安市的这四家银行受到出发的原因在于贷款资金流向违规。这其中,再度上“榜”的苏州银行颇为引人注目,毕竟还尚处在IPO的敏感时期,但接二连三的曝光和处罚,实在不算是其上市路上的好消息。

  这不禁让人想去问,苏州银行这是怎么了?

  根据处罚公告显示,苏州银行淮安支行的违规事由为“贷后资金监控不力,贷款资金被挪用作为商票保贴业务质押存单”,被罚款20万元,罚单开出的日期是今年2月20日。

  “贷款资金被挪用作为商票贴现保贴业务质押存单”

  据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介绍,当企业需要资金周转时,会拿着未到期的商票到银行贴现。这种贴现会占用企业当年在银行获得的收信额度。但问题在于,商票的市场接受度并不高,银行也不乐意为客户贴现商票,这就可能需要企业再额外有一些质押。该人士分析称,在苏州银行被罚的这个案例里,有可能就是把给客户的贷款反用在抵押上了。

  对此,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该行仍在排队等待中,对于市场很多质疑也不便回应,处于静默期。

  银行因贷款资金流向违规被罚已不是头一回,缘何还这么“前赴后继”的无视监管,哪怕要被罚呢?苏州银行的内部管理实在是让人忧心。

  IPO自揭其短

  说起来,这并非是苏州银行IPO备战之路上的首个“炸雷”。早在2016年12月2日,苏州银行披露招股说明书时,也一并披露了两项重大诉讼,包括苏州银行因承兑汇票转贴现陷入金额达4.5亿元的3起诉讼案,以及涉及资金6亿余元的33起借款纠纷。

  尽管IPO招股说明书中也披露了苏州银行总资产规模已从500亿迅猛增长至2300亿,不过,4.5亿票据风险案件似乎更引人注目。更何况,苏州银行2015年净利润18.41亿元,4.5亿票据风险就要占到其2015年利润总额的约24%。

  苏州银行方面认为“始作俑”者是鄂尔多斯农商行,但这一大金额的票据案件,也正是凸显了苏州银行内控的诸多问题。该票案件至今仍未完结。

  除去外在影响,苏州银行本身资产质量下滑也显得尤为突出。据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5年期间,苏州银行不良贷款率、资产减值损失均呈现逐年上升态势,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逐年下降。

  如不仅如此,苏州银行内部各派纷争,内耗严重的问题也不容忽视。空降董事长、“光大系”王兰凤、“建行系”徐挺以及原农信社系顾南兴,时而三足鼎立,时而又彼此牵制。

  多派纷争,内控不力,4.5亿的案件尚悬而未决,如今更是又摊上一张“罚单”。苏州银行的上市之路实在是让人觉得坎坷,而至于这些是否会对其上市造成影响?可以确定的是,此时这张罚单对于苏州银行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