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呼! 郑百文?


更新时间:2014/12/30 阅读次数:139

对于中国证券市场,“郑百文事件”无疑是一个沉痛的教训。数月来,业内人士就像关注股市走向一样关注“郑百文事件”的进展。笔者认为,“郑百文事件”可以认为是中国公司上市运作极其不规范的一个缩影,值得我们作一番深思。  

当年牛气冲天的郑百文,只不过是一个披上虚假会计资料外衣的作弊典型。据新华通讯社披露,郑百文1996年上市,1997年曾是沪深股市“主营业务规模与净资产收益率行业第一,中国上市公司100强”、全国最大批发商100强,每股盈余0.448元,但1998年却创造了每股净亏2.54元的中国股市最差业绩的“奇迹”。1999年,成为沪深股市当年亏损的“龙头老大”。经有关部门核查,目前资产6亿元,亏损15亿元,负债为25亿元。郑百文上市后自己承认根本不具备上市公司的资格。郑百文之所以能上市,赖于公司层层人选做假账,硬是把年亏损做成了盈利,把本来企业经营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说成经验,最后找人拉关系,开后门,而得以蒙混上市。现在看来,郑百文把亏损做成盈利的手段并不十分高明,只是把客户的虚假欠条作“收入”入账。作弊过程做得“轰轰烈烈”,参与做假的分公司经理们在做假数据上联名签字,以示集体行为,还真有点大“义”凛然。我曾在课堂上为会计数据在经济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而沾沾自喜,也曾在许多场合为真实性是会计生命而侃侃而谈,但面对郑百文,我只能瞠目结舌。诺贝尔生前曾因其发明烈性炸药造福人类而自豪不已,并虽为此而致伤残也无怨无悔,但日后当知道他的发明在更多场合被用于发动战争和杀戮时,他对自己的发明后悔不已,深深自责。诺贝尔所遭受的心理折磨,今天也让中国会计教育工作者们有了切身体验。郑百文,你给中国会计带来耻辱,在中国会计脸上打上了一个极其丑陋的烙印。中国经济发展,不需要郑百文这样的会计!作为一名会计教育工作者,我为我们培养出了郑百文这样的会计而悔恨不已。  

东窗事发后,郑百文的财务主管坦言道:“其实郑百文的问题很容易就能浮出水面。但就是没人管。上面领导来了不少,都是听汇报,看材料,问喜不问忧,从没有人对企业进行过一次真正的调查研究。否则,郑百文早露陷了。“现在郑百文的问题已暴露于天下,但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中介机构、政府监督部门究竟在哪里?郑百文数年问题成堆,你们为什么毫无察觉?我为我国中介机构不敢仗义执言而哭泣,也为我国经济监督部门如此不济而叹息,更为我国证券监管部门不应有的失察而惭愧。   

在郑百文事件发生过程中,有关银行负有相当责任。曾经走红一时的“郑百文经验精华”和“市场经济基本运作形式”的“工、贸、银”资金运营模式,其主要做法是,郑百文购进四川长虹产品不付现金,郑州建设银行向四川长虹开具6个月的承兑汇票,按期将货款直接支付给长虹,郑百文在售出四川长虹产品后再还款给银行。由于资产负债率99.6%的郑百文本身已举步维艰,取得建设银行的付款信用既未提供保证金,也没有任何担保人,因此,整个风险都集中到银行身上,最终导致建设银行的巨额垫款无法收回。令人不解的是,建设银行连基本的银行审查程序都不履行就在短时间内为郑百文开具100多亿元的承兑汇票。对此,我们缺乏深入了解而不便妄下结论,但我坚信,这绝不是以一句简单的“业务素质差”就能解释的。如果建设银行能对此把住一个基本关,我想郑百文的亏空就搞不到今天如此大的规模。  

在调查处理郑百文事件过程中,作为郑百文第一大股东(占股份14.62%)的郑州市人民政府,当面对资产管理公司索要债务时,竟以建设银行与郑百文之间发生的债务关系是双方自愿行为、政府并无过错,银行资产风险应由自己承担为由,认为政府不应承担清理债务责任。我们认为,按有限责任公司基本原则,政府只能以其出资额承担郑百文的偿债责任这当然是对。但是,对郑百文与建行、四川长虹的这种“战略”伙伴关系,作为第一大股东的郑州市人民政府不去监控而听之任之,那肯定是所有者的严重失职。如果一开始郑州市人民政府对这种关系的建立把好关,那么,郑百文就不会背上如此沉重的债务包袱,建设银行也不会蒙受巨大损失。我认为,作为第一股东的郑州市政府,对郑百文事件要负相当的责任。  

令人咋舌的是,郑百文被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宣布破产的消息公布后,郑百文的股票价格非但没有跌,反而出现了连续多个交易日的涨停板。一个濒临死亡的上市公司,反而赢得了市场的青睐,中国的股市真是“不可理喻”。不言自明,若郑百文资产重组方案得不到有关方面的认可和批准,郑百文将而且很有可能即将成为中国第一家因资产严重恶化而导致破产退出股市的上市公司,这不仅意味着数十亿元国有资产的流失,更意味着以几倍甚至几十倍溢价购进郑百文股票的股民们将血本无归。  鉴于中国股市异常行为,笔者不希望郑百文成为第二个琼民源,不要再造“中关村”急救“琼民源”之类“奇迹”。如果郑百文问题已如披露的属实,郑百文就必须而且只能破产,不然,我们就无法赋予股民们应有的基本投资觉悟和理念。仅此推论,郑百文还是“早死早好”,可谓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警惕啊人们,我们周围像郑百文那样问题极其严重的公司可能不多,但“郑十文”、“郑一文”企业可能有相当数量,而且说不定还存在着少数的“郑千文”、“郑万文”甚至是“郑亿文”。中国经济与股市要实现良性运行,就必须及时地识别并切实治理这种郑氏公司。郑百文,你虽是昙花一现,但却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反面的教训,值得我们记取、思考并在以后的实践中切实解决这些问题。